周圍的議論帕爾聽在耳中,但是不為所動,舉劍又劈開了一塊原石。

咔!

「哈哈哈……」

達蓮娜笑的更加開心了,因為這又是塊廢石。

「笑什麼笑?說不定之後的石頭裡都是寶石呢?」

帕爾表面上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,心中則在偷著樂,笑吧!笑吧!等會兒你就不笑了。

沒錯!帕爾這就是故意的,故意先開幾塊廢石鋪墊鋪墊氣氛,等會兒瘋狂打臉。

穿越者的常規操作,帕爾老早就想這樣做了,要不然心中總覺得差了點什麼。

聽到帕爾的話語,達蓮娜強忍笑意,點頭附和了一聲。

「對對對,之後的石頭裡都有寶石,但是……」

達蓮娜話音一轉,笑問道:「你覺得可能嗎?」

「萬事皆有可能!」

帕爾回懟了一句,然後再次舉劍劈開了一塊原石。

咔!

第三塊原石還是廢石。

「哈哈哈……」

這下子不光達蓮娜笑了,周圍其他人也都笑了起來,想買石頭的人都顧不上買了,紛紛將目光投向帕爾,問清原因之後也笑了起來,這裡的動靜傳了出去,很快就吸引了一大波人。

好奇是人類的天性,在異世界也是如此,跟前者問清發生了什麼之後,後來者開始關注帕爾這小不點兒的開石。

「第四塊了!」

「還是一塊廢料!」

「這小子運氣是真不好啊!」

「第五塊了。」

「是什麼?」

「廢料!」

「哈哈哈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人們大聲交談著,就算後面的人看不到帕爾開石,但也能從前面的人口中得知進展,一時間參與感爆棚,大家都知道有一個運氣不好的小不點在開寶石,開出來的全是廢料。

人們面帶笑意的討論著,前方的消息還在不時的傳過來。

突然,前方傳來的消息變了。

「開出來了,第八塊開出寶石了。」

「真的假的?」

「真的,只不過寶石品相很不好,跟廢石就一線之隔。」

「這小不點兒運氣真不好,這事情都能讓他碰到。」

「……」

然而,還不等眾人討論完,前方再次傳來了消息。

「第九塊,第九塊又開出來了。」

「這次的好點兒,起碼沒賠錢。」

「第十塊呢?」

「等等……有了!第十塊又開出來了,和第九塊差不多。」

「這小不點兒難道轉運了?」

……

「一時好運罷了,你繼續開啊!」

達蓮娜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了,此時的她比帕爾還著急。

「……」

帕爾並不回應,又用劍劈開了一塊原石,這又是一塊廢料,可還不等周圍的人們發笑,他再次劈開了一塊原石。

「又出了!」

人們驚呼起來,直接無視了之前那塊廢石,看到的只有帕爾又開出寶石了,控場氣氛這塊帕爾拿捏得死死的。

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圍觀的人們目瞪口呆,甚至成了他們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內的話題。

因為帕爾一劍接著一劍的劈開了那些剩下的原石,竟然全部開出了寶石。

「又開出來了!」

「第幾塊了?」

「沒數。」

「反正是連著的。」

「這小不點兒運氣也太好了吧?」

「是啊!」

「我不相信有人運氣這麼好,難道說是這個寶石攤位上的出貨率高?」

「有可能。」

「等這小不點兒開完這最後一塊,我得買幾塊開開看。」

「同買,同買。」

「……」

漸漸的,人們議論的聲音降了下去,帕爾面前只剩下最後一塊原石,也就是整個寶石攤位中最大的那塊,價格不算貴,但是一直沒人買。

因為稍微懂一點的人都知道,開寶石不是石頭越大越好,也不是越小越好,成人拳頭大小的石頭出貨率才最高。

所以那塊人頭大小的原石一直沒人買,想買的人也會因為周圍人的話語而放棄。

「我就不信你能從這塊廢石裡面開出什麼來!」

達蓮娜心態有些崩了,俏臉激動的有些暈紅,她雙手緊攥,如同輸紅眼的賭徒一樣死死的盯著帕爾身前的最後一塊原石。

「我也不需要你信。」

帕爾臉上也是一副激動的表情,但心中很是冷靜,這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他眯眼打量著最後那塊的大原石。

「連著開出這麼多也足夠了,不能再繼續開下去了,要不然惹人生疑,就拿這塊和廢石差不多的原石來結尾吧!」

在帕爾眼中,這最後一塊原石確實如同周圍眾人口中所說的那樣,跟廢石無異,周圍繚繞的元素濃度極低,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,裡面就算有寶石,也是一塊和廢石差不多的。

所以帕爾想拿這塊石頭低調結尾,剛才開出來的寶石已經足夠把達蓮娜的臉打腫了,是時候收手了。

呼……

再沒有任何猶豫,帕爾在萬眾矚目之下舉起了黑色短劍。

周圍的人們都屏住了呼吸,想要看看帕爾這個好運的小不點兒是否還會創造奇迹。

「這下得讓你們失望了。」

帕爾心中笑了笑,然後猛然劈下了手中的黑色短劍。

咔!

「這是嘛玩意?」

…… 通過一番粗略的檢查,隊醫很快就得出了結論。

宇恆這邊主要是硬傷,除了輕微的扭到,倒也不算太嚴重。

不管怎麼說,宇恆的受傷跟李春富的動作脫不了干係。

現場的球迷,尤其是超越俱樂部的球迷,已經把後者的親戚問候了個遍。

其實,對李春富這腳缺乏體育精神的犯規,聯盛俱樂部內部也是相當看不起。

「我早就說該把李春富賣掉賣掉了,如果不是他機會把握不住,現在又怎麼會落後?」

「球踢的一般就罷了,動作那麼兇狠算什麼?」

「自己踢得不好,還把怒氣發在別人身上,職業球員何苦為難職業球員呢?」

…………

現場的罵聲暫且不論,比賽卻因為這個犯規產生了很大的影響。

聯盛俱樂部在缺少一人的情況下完全亂了分寸,球員的配合接連出現失誤。

他們把機會一次又一次的拱手讓給了超越俱樂部,甚至連烏龍助攻都刷出來了。

面對如此大禮,豈有不接受的道理,超越俱樂部在半場結束前又連進兩球,以4比0的比分結束了半場。

雖然比分領先,但在半場休息的時候陳靜妍還是強調了幾遍陣型和進攻。

這場獲勝問題不大,不過作為主教練,陳靜妍,不得不做長遠的打算。

超越俱樂部目前排名聯賽第八名,不出意外淘汰賽第一個對手就是眼前的聯盛俱樂部。

陳靜妍當然想實現黑八奇迹,所以她必須要從這場比賽看出對方的一些技戰術。

其實這場比賽聯盛俱樂部是有那麼一點放水的嫌疑。

畢竟這一場對於聯盛俱樂部來說不是很重要,他們也不想過度的暴露戰術。

…………

时光也是个罪人 下半場的比賽,休息了十多分鐘的宇恆重新登場。

看到帶傷上陣的宇恆,兩邊的球迷都給予了最熱烈的掌聲。

能贏得球迷喜愛的無非分為實力型球員和精神型球員。

當兩個因素同時聚集在一個球員身上,那這個人註定會成為一代球王。

…………

宇恆的登場徹底破碎了聯盛俱樂部的希望,重新登場的他防守固若金湯。

半場的時間,竟沒有一個人可以從他身邊突破。

擺攤系統的技能輔助固然起到了效果,但更多的是對方球員的心理壓迫感太強所導致的。

換句話說,聯盛俱樂部的前鋒被宇恆嚇著了!

宇恆現在的名聲至少在中乙徹底傳開了,雖然沒有影響到更高一級的聯賽,但足以在同級聯賽中稱霸。

防守端做出巨大貢獻的宇恆,進攻端也沒有放鬆。

比賽進行到第88分鐘,宇恆打進了本場比賽的第一粒進球。

這一球是宇恆從后場組織的,原本是對方的一次高空球進攻,結果讓宇恆用【防空塔】直接解圍給了老隊長。

老隊長一路帶球向前,他本想自己完成射門,然而到了射程範圍內才發現,對方的球員已經跟了上來。

此時已經錯過了向前傳球的最好時機,現在再傳給龍應浩八成會被對手攔截下來。

就在老隊長有些猶豫的時候,一道身影從他的身邊劃過!。「我憑什麼告訴你,而且你戴着個面具就想問我名字,一會你問完跑了呢,那我就不是面沒見到,你名字也不知道,反倒是自己什麼都暴露。」

說完,孟滔直接伸手朝面具抓去,想要摘下面具一探芳容。

女子立馬以孟滔都沒有反應過來的速度後退,然後釋放一個傳送魔法留下一句話就消失了。

「不告訴我也行,我會派人查清楚你的身份的。」

孟滔立馬倒吸一口涼氣,剛剛自己抓過去的一瞬間,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壓,但立馬就……

《刀與王座》第八十九章女帝! 「嗨!這裡是拉夫爾、」

拉夫爾懷著悲壯的心情,接聽了保爾的電話,對他而言,現在就是審判安卓生死的時刻,如果保爾不再支持他,那麼安卓就真的完全沒希望了。

「拉夫爾你好,我是保爾!」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WelfulloutDoor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