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塵沐師姐,你,你怎麼回來了?」英戰有些不可思議地問道。

「怎麼想不到吧?」塵沐莞爾一笑道,「是你師姐夫救了我。」

「師姐夫……在哪?」英戰說着,一眼便是鎖定了楚秦,在英戰的心目中,塵沐堪稱完美的。

要說,能夠配得上塵沐的,恐怕,唯有此人!

「你好,英戰師弟。」楚秦,朝着英戰,淡然一笑道。

「你就是我的師姐夫?」卻不曾想,英戰的臉色微微一變。

「嗯!」楚秦,平靜地點了點頭。

英戰,得到楚秦肯定的回答,看了一眼塵沐,接着竟然憤怒地甩袖走進了聖宗大殿。

「這個人,怎麼回事啊!」小舞,眉頭一蹙道。

「看來,沐兒,你這師弟,對我有點意見啊。」楚秦,平靜地說道。

「楚秦,我不瞞你了,其實英戰喜歡我。」塵沐回道,「他跟我表白過,不過被我拒絕了。但是,他說了,他回一直喜歡我的,但是楚秦你放心,我對他,沒有半點男女之間的情感。」

「沒關係。那我們是吃了閉門羹嗎?」楚秦,溫柔一笑道。

「不會的,英戰他的脾氣就這樣。」塵沐回道,「師叔,會歡迎我們的。」

「塵沐!」話音剛落,一道蒼老的聲音飄來。

只見,一名面目慈祥,一身白袍的男子,快步朝着塵沐,激動不已地迎接了過來。

「鍾老!」塵沐,立刻滿臉堆歡地走了過去。

「塵沐,你沒事吧?」被稱為鍾老的老者,上下打量著塵沐問道。

「鍾老,你看我像有事的嗎?」塵沐微笑道。

「哎,塵沐,我聽說你被石晉這個畜牲給陷害了,被狂魔大帝抓走,一直在擔心你啊,如今你沒事,真是太好了!」老者,大笑不止道。

「是楚秦救了我。」塵沐,一臉幸福地看向了楚秦,「鍾老,給你介紹一下,他是我男朋友,從中天州來的,叫楚秦!」

「中天州!」聽到這話,老者的眸子明顯一睜道。

「楚秦,他是聖宗大長老,我師叔座下第一強者,鍾神光,鍾老!」塵沐,轉向楚秦介紹道。

「你好,鍾老。」楚秦,微笑着朝鐘神光打招呼道。

「楚秦,你,你是塵沐的男朋友?從中天州來的!」鍾神光,不免有些詫異道。而且,鍾神光發現,面前的楚秦,神力是如此的深不可測。

易飞 不僅是楚秦,青龍的實力,也是他估量不出的!

「我的確是沐兒的男朋友。」楚秦點了點頭,「但,我不是從中天州來的,我來的那個地方,有點複雜,就算我是從中天州來的吧。」

「有點複雜。」鍾神光的眸子微微一轉道。

「鍾老,師叔呢?」還未等鍾神光繼續追問楚秦,塵沐,迫不及待地問道,「好久沒見她了,我好想她。」

「宗主不在落霞之都。」鍾神光回道,「宗主,聽說你被狂魔大帝抓走了,便帶着全宗的人前去營救你,不過怎奈宗主再強,又豈是一個大宇宙的對手,最後鎩羽而歸。不過,宗主,從未放棄過救你的機會,這不,她已經去了東勝州,想要找人來解救你。」

「辛苦師叔了。」塵沐,輕然一嘆道。

「不幸苦,不幸苦!」鍾神光笑語道,「只要你安然無恙,一切都值了,若不是塵沐你啊,我們聖宗,早就被滅門了。這下好了,你安全地回來了,宗主要是知道這個消息。一定會特別高興!」

「對對對,我立刻差人去告訴宗主,告訴她,你已經回來了!」鍾神光說着,便要走進聖宗。

走到一半,又轉了回來,「塵沐啊,你看我這腦子,我應該先讓你們進來的。這些,都是你的朋友!」

「都是楚秦的女人,我就是我的姐妹。」塵沐回道。

「啊?」鍾神光,微微一驚道。

「鍾老,怎麼了,難道聖宗,沒有這麼多住的地方嗎?」塵沐,開心一笑道。

「有有有,多少都有!」鍾神光回道,「只是,楚秦的女朋友這麼多,讓老頭子我有些意外。」。 話說!難道擎天不知道,這樣充當著人肉盾牌,還有機槍架子的過程,搞不好當場就要交代在這裡了不說,過程也會是非常的痛苦?

甚至某些過程,可以說的上殘忍?

擎天當然是知道了,但是為了完成任務他願意這麼去做。

就好像他非常的確定一點,當戰隊中其他的人員遇上了這種事情,可能會親切問候胡彪這個指揮官。

也會在親切問候的同時,也會沒有任何猶豫的去這麼做。

為此,他在一頭衝進了車廂的時候,心中就已經做好了足夠的心理準備。

問題就算是心理準備是一回事,當架在了肩膀上的M42通用機槍開火時,那股巨大后坐力和槍管滾燙的溫度。

以及胸前不斷中槍,那種彈頭攜帶的巨大動能,敲打在了胸腹的劇痛。

一時間,擎天這個中州戰隊的廚子兼重機槍組副射手,甚至能聽到自己的肋骨,在撞擊下『咔嚓~』斷裂的聲音。

還有腦殼和脖子一側毛髮,在高溫炙烤下的焦臭味。

以上的感受,不真正的去經歷一下,根本用簡單的能筆墨形容。

瞬間之中,擎天飛快抬起了手,將大衣的衣領塞到了自己的嘴裡,死死的咬住了,才至於當場叫出了豬叫聲。

隨後,也就是靠著不斷回憶自己在黑河,前後看到的那兩幕悲慘事件,從而在這麼一個對鬼子的滔天恨意之下,

才讓自己在這種廢人的痛苦下,無比艱難的堅持了下來,一直的堅持了下來。

而之前的時間裡,為了突擊時使用更便利,原罪在這一挺MG42通用機槍上,所換上的是一個75發的彈鼓,而不是攜帶不方便的長長彈鏈。

總之,當使用了《機槍使用初級精通》的原罪,開始了躲在了擎天這麼肉盾身後。

開始特別擅長的老辣點射,招呼向對面之後。

可以說在短時間裡,壓制住了楓葉戰隊更多人衝進來的同時,也順帶著將奧爾加和科泰,這兩個楓葉戰隊的強者,打的有點抬不起頭來。

戰場上一方的態勢,明顯就向著中州戰隊一方開始傾斜了……

『F**K~』

科泰在驚險無比的過程中,躲過了被一發MG42的7.92毫米口徑子彈,打爆了自己腦殼的命運后。

還是逃不過自己的左臉,被那一名子彈擦出了一道10公分長的傷口。

在巨大的憤怒中,這個楓葉戰隊的核心力量之一,就在嘴裡罵出了這麼一句。

因為被這些一向在他心目中弱小、唯唯諾諾的華國人,壓制到了如此憋屈的程度,這貨當時腦殼中連想都沒想。

就是從自己腰間,二戰大兵款的M1型通用彈藥挎包中,摸出了一個傳說中的MK2型手雷。

對著車廂的那一頭,就是這麼的扔了過去。

看到了這麼一個動作之後,當時正探出一邊腦殼觀察,順帶著開火的雙方指揮官,幾乎是同時罵出了聲來。

「特么!這孫子在這麼複雜和狹窄的環境下扔手雷,他就不怕炸死自己。」

胡彪嘴裡這麼罵出來的時候,就是準備抬手兩槍招呼出去,打算將這玩意凌空打爆,又或則是打回去。

然而在這一刻,幾發流彈飛過來的動靜,讓胡標只能無奈的將腦殼縮了回去。

那是才扔出了手雷的科泰,將手裡衝鋒槍舉過頭頂后,掃射出了一梭子亂飛的子彈。

在幾乎同一時間,鮑德溫的嘴裡也是罵了出來:「科泰,你個碧池養的雜種,你想炸死我們的目標嗎?

在每次做事之前,你能不能用你那花生米一樣的腦漿想想,這麼做會不會害死我們?」

聽到了這麼一句后,科泰發熱的腦子裡才是意識到了這一點。

知道了在這種環境下,用手雷就等於直接斷送掉第一階段任務完成的可能;問題是,剛被他扔出去的MK2型手雷,延時只有區區的4秒到4.8秒。

這麼一點的時間,在手雷扔出去了這麼久之後,估計馬上就要炸了。

天知道!在當前這麼狹窄的空間里,MK2型這種防禦手雷的爆炸下,那四個目標人物會不會被炸死一個?

然後他們因為任務失敗,系統進行的5人隨機抹殺,會不會落在自己頭上……

******

很幸運,陳冬等四個需要保護,又或者說要被擄走的目標,現在一人都沒有被炸死,甚至連受傷都沒有。

這不是因為科泰扔出去的手雷,被這小子給扔偏了。

實際上曾經是高中棒球校隊,先發投手的科泰,他將這麼一枚的手雷扔的非常准,直接落在了擎天的身前。

同時,也是陳冬等人身邊3米左右的通道上。

以這玩意里57克TNT的裝藥量,還有半徑15米的殺傷範圍,絕對能在幹掉擎天等人的同時,順帶著也幹掉兩個目標任務。

在這個危急的時候,鮑德溫這個楓葉戰隊的指揮官,嘴裡都發出了「歐、NO~」的叫聲了。

但是在這一顆,擎天這貨動起起來。

其實中州戰隊早在之前末日世界里,他們進行戰術演練的時候,演練內容中就有著這麼一個科目:

面對著落在本方陣型中的手雷,除了胡彪這個指揮官以外,誰距離手雷最近,那麼就誰第一時間撲上去。

就是被炸死了,這種事情誰也不怪,就怪自己倒霉。

於是看到了身前這麼一個冒煙的玩意后,在本能的反應和驅動之下,擎天這貨嘴裡雖然在罵罵咧咧中,不知道問候了胡彪一句什麼。

但是,依然一點都不打折的取下了自己頭上的M35頭盔,壓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后,對著手雷撲了上去。

原本按照訓練內容,這種時候還要將身後的背包這些東西,那也是一起的壓在了手雷上;有著更多的東西緩衝后,這樣壓上去後人員生存下來的幾率會更大。

問題是當前的情況下,這不是來不及了么。

確實!擎天才是壓到了手雷上,下方小腹上的M35頭盔中,立刻就是爆炸了起來。

擎天覺得自己要感謝楊東籬的提議,因為最初是他的提議,才將M35頭盔從原本鉬鋼的德制原裝貨,換成了當前更堅固的合金材質。

所以,絕大部分在爆炸威力下飛濺的手雷破片,都被頭盔給攔截了下來,沒有扎進他的小腹之中。

可是,他還是想要問候一下楊東籬。

因為在這一刻,當爆炸的衝擊力通過了頭盔,傳遞到了他的小腹后,似乎震的連腸子都打結了起來。

同時,也牽扯了身上多處的傷口。

瞬間所產生的那種劇痛感覺,讓擎天真心覺得自己能當場死去才好……

同一時間裡,原罪並沒有因為身前的肉盾撲倒,一枚手雷即將在自己面前爆炸,而有著半點的停火的打算。

他雙手端著了MG42通用機槍,依然是打出了一個個凌厲的點射。

那種對於戰友的信任感,連楓葉戰隊的對手們,都很是有點咋舌不一。

一時間,對比起了在鮑德溫的威脅下,都不敢繼續冒死衝進了車廂的楓葉戰隊成員;中州戰隊此刻的表現和綜合戰鬥力,可以說高下立判。

。 魔宗是個殺戮場,自在境修者還好,有門規約束,不會殺戮更甚。

然而,低階弟子相互間都是以競爭、殘殺為活。

十脈脈主們也鼓勵此法,因為活到最後的多數能成為強者。

殷平是從底層一步步爬上來的,雖有奇遇,不過也深知藏拙之道。

等自己晉陞御法十二重,才將實力顯出,震懾同門。

一年前,鬼羅一脈大比,他贏得了第一,為自己爭得三里方圓的上陰之地。

上陰之地,只要將剛死的凡人埋入其中,不久就能誕生出陰魂。

收於百魂幡中,慢慢滋養,便是一道殺人於無形的主魂。

殷平,名如其人,資質平平,又無背景,全靠一次奇遇。

與其說是奇遇,不如說是天降奇物,讓他得到了一方布袋。

這方布袋水火不侵,刀劈劍砍也不能傷之分毫。

只在一試法力后,才將之打開,從中得到了不少好東西。

尤其是十二朵聖潔的蓮花,在鼓搗出用法后,讓他如虎添翼。

借著神奇的蓮花,殷平修為節節攀升,若非刻意壓制,甚至能突破自在境。

從布袋中,還獲得了不少異大陸的玉簡,上面記載著另一種神修之法,頗為可取。

結合兩方大陸的知識,殷平在同境中的底蘊可是十分深厚。

不然,光靠一面百魂幡,哪能跨一個大境擊敗自在境一階修者?

大比中的精彩表現,加上擊敗自在境修者的戰績,使得殷平受到其他弟子的過分關注。甚至,暗中有自在境三階的大修者窺視。

以至於,儘管擁有媲美自在境一階修者的戰力,殷平還是只敢躲在自家的上陰之地中。

這日,有不速之客來訪,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下。觀之氣息,倒像是鬼羅一脈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WelfulloutDoors.com